M-78星雲農民曆
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記住我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流量統計
在線統計

垃圾政權 葉偉強 - 荒唐年代 | 2017-09-29 | 人氣:15
自從1976年毛澤東死後,吃盡苦頭的中國人都對個人獨裁心有餘悸,從鄧小平開始就有所謂「八大元老」主政的集體領導模式,檯面上的最高權力者也從「黨主席」變成了「總書記」,總書記只是負責召集中央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以及主持中央書記處工作,無權做主。然而四十年後,習近平開始第二屆任期的前夕,習總書記對19大所做的種種安排,都完全打破了以往中共高層的潛規則,19大破局的勢態非常明顯。

(Getty Images)
文/王淨文(資深撰述員)
自主破格調換海陸空三軍司令
19大在即,習近平繼7月24日拿下前朝給他準備的隔代接班人孫政才之後,最明顯的動作就是9月初中共軍方出現的人事大變動,其中最惹人矚目的是陸海空三軍司令,統統破格換人。
9月6日,自由亞洲電臺發表未普的一篇評論文章〈三軍易帥 習近平急於掌控全域〉。文章表示,7月28日,習近平提拔了5位中將為上將,其中最有看頭的是韓衛國。韓衛國兩年前,也就是2015年7月,剛由少將軍銜晉升為中將軍銜,至今剛滿兩年就晉升為上將,這一速度在現役上將中絕無僅有。習近平自18大以來晉升的28名上將中,絕大多數是在晉升中將四至六年後晉升上將的。
就是這位韓衛國在晉升為上將後一個月,被任命為陸軍總司令。跟韓衛國相比,被任命為海軍總司令的沈金龍和空軍總司令的丁來杭,上升速度更快,甚至連常規的表面文章都不做了。沈金龍和丁來杭都是中將,被習近平直接拔擢到通常只有上將才能做的三軍統帥的位置上。

9月初中共陸海空三軍司令統統破格換人。韓衛國在晉升為上將後一個月即被任命為陸軍總司令,而海軍總司令沈金龍和空軍總司令丁來杭的上升速度更快。(新紀元合成圖)
除陸海空三軍司令外,接替房峰輝出任參謀長的前陸軍司令李作成更是破格提拔。中國官媒《北京日報》官方微信「長安街知事」9月1日報導,李作成為「雙非」將領,即既非中央委員,也非中央候補委員,這表示他是在18大後獲得提拔的高級將官。
三大軍種新成立之時,6位軍政主官中便有一半是「雙非」,分別為陸軍司令員李作成、陸軍政委劉雷以及火箭軍政委王家勝。 8月30日由新華社和《解放軍報》記者推出的長篇特稿〈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和推進強軍興軍紀實〉,強調「做到一切重大事項由習主席決定、一切工作對習主席負責、一切行動聽習主席指揮。」
未普的評論文章認為,軍隊人事安排上習近平破除常規,按照自己意志布署,反應習近平掌控軍隊的緊迫性。
9月6日自由亞洲電臺還報導了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的觀點。他認為,現在作出最終決定的還是習近平,他一個人可以頂著多方面的反對聲音。現在中國沒有第二個人或力量跟習近平對抗,他也可以作最後的改動。所以到19大之前的最後一次中央委員的會議裡面,那個時候怎麼決定才最重要。

王岐山能否留任是習破局的關鍵
習近平打破常規、不拘一格不僅體現在軍隊上,中共黨內同樣如此。
9月6日《世界日報》文章分析,王岐山已年屆69歲,19大後王岐山是留是退成焦點,不是因王在政壇分量舉足輕重,反而是因為他的進退,可折射出習近平未來動向、派系勢力消長,進而窺探中南海全域。

19大後王岐山是留是退成焦點,他的進退折射出習近平未來動向、派系勢力消長,進而窺探中南海全域。圖為2005年5月17日王岐山以北京市長身分在全球財富論壇開幕式致辭。(Getty Images)
文章表示,王岐山能否打破中央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規矩。能打破,意味習能頂住中共元老們壓力,此建制一破,意味習也能一手主導中央政治局常委人選,不再沿襲常委席位派系均衡分配的前例。衝破常規,就意味習家班主控全域,符合前五年任期集權的目的。
文章還稱,打破「七上八下」後,無論王岐山留任中紀委,或外界猜測的出任國務院總理等更重要職務,常委和所有高層人事安排,都可習一人說了算,則常委集體決策制是否還維持?或常委會蛻變成參謀幕僚群,進而恢復毛澤東時代的黨主席制。甚至習順勢修憲,將政制從「國家主席」制,改為世界普遍採用的「總統制」;總書記不再受十年任期限制,進而讓習順理成章成黨主席,繼續延任並兼任總統,都變成「情理之中」可進可退的選擇。
8月29日,《日本經濟新聞》援引中共核心人士的言論說,北京當局計畫在19大上,廢除「七上八下」的退休制度。該核心人士表示,中共黨內「不存在明確的退休年齡規定,與外國首腦相比,68歲的年齡也還很年輕。」

港媒建議當局改用西方元首制
認為習近平應該採取總統制的人還很多。9月3日,港媒發表署名羅依北的文章指,自1980年代以來,中共最重要的治理機構是集體領導,以規避「文革」中毛澤東個人領導所造成的傷害。文章質疑,隨著大陸內外環境改變之後,這種治理架構與機制已不能有效應對當下的政治環境。
文章表示,中共的集體領導缺少最後的裁決者,隨著各種利益集團的形成,這些年出現新挑戰,民間將集體領導稱為「九龍治水、集體不負責」。
文章指,全世界各個國家都推行元首制或總統負責制、總理負責制,很少像中共這樣,只由幾個政治局常委共同進行最高決策。
文章建議,在中共19大或者之後,試用元首制來取代集體領導,再接著試行內閣制。同時建議取消對集體領導所要求的年齡劃線機制,就是取消要求政治局常委在68歲就放棄連任的規定。
2016年12月,新紀元出版的暢銷書048《習近平的總統制》,詳細介紹了習陣營在這方面釋放的信號。比如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孫立平曾刊文稱,中共的「集體領導制」導致內鬥不止,並提出最有效的體制是代理關係明確前提下的首長負責制。

去年12月,新紀元出版的暢銷書048《習近平的總統制》,詳細介紹了習陣營在這方面釋放的信號。(新紀元)
2016年4月,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接受外媒採訪時提到,中國未來可以由國家主席制變為總統制。如果中國的政治體制變為總統制,從目前中國的政治生態看,必須是「系統性改革」。
王岐山一周三次上央視 前所未見
外界公認,王岐山能否留任是兩派交戰的核心和19大人事安排的關鍵。9月3日,王岐山被傳已罹患癌症晚期,時日無多,此前,王岐山的行蹤處於忽隱忽現狀態。阿波羅網報導,消息來源溫雲超(網名北風),被分析是倒習公開信和馬航中國烈士旅公開信作者,是江派的喉舌。
兩天後的9月5日,新華社率先報導,王岐山3日至5日在湖南省公開視察當地紀檢單位及央企,並公布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官網上。 9月6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北京出席岳父姚依林百歲誕辰座談會。座談會規格非常之高,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發表講話,常委劉雲山、張高麗出席,中辦主任栗戰書主持,中組部長趙樂際出席。2分半鐘的央視新聞聯播畫面,出現了王岐山夫人姚明珊及內侄姚慶和其他姚家人的鏡頭。
9月8日,王岐山再度公開亮相。央視報導王岐山出席中國全國紀檢監察系統表彰大會。這是他一周內第三次公開亮相。曝光密度之高,似乎超過他在中紀委書記任內的任何一段時期,頗有為其健康狀況及權位闢謠的意味。

9月初,王岐山一周三次在央視露面。王岐山在敏感時刻高調現身,引外界關注。(新紀元合成圖)
在近2分鐘的報導旁白引用了王岐山講話,裡面三次提到習近平。王岐山說,各級紀檢機關「忠誠執行黨章賦予的職責」,在「波瀾壯闊的全面從嚴治黨和反腐敗鬥爭實踐中,經受了嚴峻考驗和深刻洗禮」,黨中央對紀檢監察工作「給予充分肯定」。
外界認為,官方讓王岐山一周三次出現在央視新聞聯播中,力挺王岐山留任常委的意味不言而喻。

王岐山現身湖南 釋放打虎信號
9月5日,中共中紀委官網稱,王岐山於3至5日在湖南省調研並主持巡察工作座談會。外界注意到,這是官方首次提及王岐山「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身分。
香港《蘋果日報》的評論文章表示,王岐山出巡規格極高,陪同他的是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趙樂際。而李克強、劉雲山同期到山西、河北調研時沒有其他政治局委員陪同。文章認為,王、趙若非正式的巡視工作場合,也不會同時出現。王此行只是調研,由趙陪同,說明行程不是私人安排,這顯示他在高層權鬥中是勝利的一方。
我們也可以另外解釋,王岐山把中組部部長趙樂際安排為巡視組副組長,一旦王在巡視中發現某官員有問題,趙樂際很快就能罷免和查處該官員,這對湖南的貪官污吏們構成了更快速更直接的威脅。
與此同時,9月5日,中紀委官網預告五集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將於7日至11日播出,已落馬的王珉、武長順、黃興國等20多名中共下臺官員將現身說法。
香港《東方日報》的評論文章說,此專題政論片是在宣揚過去五年的巡視成績,這實際上是進一步肯定王岐山的政績,為他19大上留任埋伏筆。按照過往的潛規則,69歲的王岐山已到退休年紀,但當年朱鎔基接任總理一職時也是69歲,因此,一切皆有可能。
上述評論文章表示,王岐山協助習近平反腐,在全國抓捕的省部級以上官員上百名,得罪了大批既得利益者,這些人的親屬、親信、門客利用各種管道糾合在一起,對王進行政治反撲,企圖翻案,重新上臺掌權。如今王高調現身反擊,「倒王派」所掀起的輿論戰也不攻自破。
在巡視湖南的新聞聯播節目中,王岐山強調,要學習習近平「7.26」講話,深入貫徹六中全會精神,樹立「四個意識」等內容,迎19大召開。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在〈王岐山露面闢謠 話中有伏筆〉一文中分析說,「7.26」講話指的是今年7月26日習近平在北京舉行的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班上所作的講話,「政治安全」是重點。
按照去年11月21日中紀委網站刊發的〈從高級幹部嚴起〉一文所傳遞的信號,威脅中共政治安全的就在高層,他們在周、薄、郭、徐、令等被處理後,仍在「妄圖攫取中共和國家更大權力,搞團團伙伙、結黨營私」,仍在「搞個人主義、自由主義、宗派主義、分散主義」。既然如此,那麼為了維護政治安全拿下這些高官是題中應有之意。這或許就是王岐山所說要學習領會習近平「7.26」講話精神的言外之意。
王岐山還強調要「深入貫徹六中全會精神」。什麼是「六中全會精神」?從其公報中看出,一是正式確立了「習核心」,二是稱從嚴治黨的關鍵是高官,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他們是中共黨內監督的重點對象。
公報突出強調中共高官不僅要「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且尤其要「向黨中央看齊,向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看齊,向黨中央決策布署看齊,做到黨中央提倡的堅決響應、黨中央決定的堅決執行、黨中央禁止的堅決不做」,而這個中央是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
對高官們提出如此明確要求,應該是因為習近平上臺以來,一直有高官明裡暗裡對抗習近平,這樣的高官除了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還有江派在政法系、軍隊等的高級馬仔。而全會通過的《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就是對這些仍無法與習中央保持一致的人予以約束。如果這些人繼續興風作浪,習當局將對照《準則》和《條例》對其進行處理。
如今王岐山在湖南再次暗示六中全會提出的準則和條例,外界猜測,這很可能是針對曾在湖南任職或卸任的,如周強、楊正午、張春賢、徐守盛等,結果不久就傳出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落選19大代表。

王岐山及家族澄清傳聞 獲高層力挺
回頭再說9月6日召開的「紀念姚依林座談會」。港媒透露,王岐山及姚氏家族曾就海外「爆料」向中央澄清,並獲得高層共同認可,於是就有了這個高規格的座談會。
新紀元此前分析說,爆料那股倒王岐山的風潮,是黨內既得利益集團、貪官子女親屬們共同合演的「復仇記」。也有網民說,這些傳聞說白了是王岐山的反腐觸動了另一派的乳酪。他們只有採取這種迂迴的手段攻擊王岐山。真真假假,虛實不分,讓習在19大的人事安排受到掣肘。
港媒《東方日報》的文章認為,按照中共內部規定,已故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們逢十、五十或者一百,都可以進行紀念座談會。姚依林作為前常務副總理,按理由現任常務副總理張高麗發表談話便可,但今次卻由李克強出面,劉雲山、張高麗出席,再加上中辦主任栗戰書、中組部部長趙樂際、國務院祕書長楊晶這三個要員,說明紀念的層次和檔次提高,這也是力撐姚依林女婿王岐山的體現。
值得關注的是,9月6日這天,張德江在廣西調研並出席第23次全國地方立法工作座談會,而俞正聲在北京出席政協第12屆全國委員會優秀代表大會。由於姚依林級別不夠,習近平不會出席座談會,而且6日那天習要與川普通話,討論朝核危機。由此看來,7個常委,除了3個不能來的,其餘4人全來了,連江派兩常委劉雲山、張高麗都出席了,這暗示王岐山19大進入常委是中南海一致通過的事。
姚依林祖籍安徽省貴池縣,1917年9月6日生於香港。他曾在中共商業部部長等職,1966年文革爆發後,曾受到嚴重迫害。1977年3月,任中共國務院財貿領導小組組長;1979年7月,任中共副總理;1987年,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並兼任常委副總理;1994年12月11日,姚依林在北京去世,終年77歲。
中共央視報導,座談會前,李克強等人會見了姚依林家屬。畫面顯示,姚依林的多名後人都出席了座談會,包括兩名在世女兒姚明珊(王岐山夫人)、姚明端及長孫姚慶(已故的姚明偉之子)夫婦等人。央視報導播出了李克強等人與姚依林18名親屬的合影。合影時,王岐山與其他領導人站在前排,姚明珊、姚明端和姚慶等人站在第二排。

9月6日,四常委出席姚依林百歲誕辰座談會與王岐山的近20名家族成員一起亮相,被視為間接反擊負面傳聞。(新紀元合成圖)
習遠平鏡頭停留3秒引關注
另外,中組部副部長陳希、中財辦主任劉鶴,發改委主任何立峰,還有劉少奇之子劉源,習仲勛次子習遠平,陳雲長子陳元等「紅二代」也出席了座談會。這次的座談會在央視的新聞聯播用了3分鐘的時間,足足占了當天最為重要的政治宣傳30分鐘的10%。外界認為不同尋常。
習近平今次派出公私兩個代表與會:弟弟習遠平與心腹栗戰書。尤其是央視鏡頭在習遠平身上停留約3秒時間。這樣的鏡頭語言,可能意在表明他身分的特別,也是對王岐山的加持,這使各種炒作習王矛盾的輿論不攻自破。
中國問題獨立評論員李善鑒認為:「對於王來講,他一露面的話就一定要保持一個高調,相當於把那些傳言異議非常輕鬆的很乾淨的把它粉碎。而且這個事情,他是主角,就是說這些常委相當於為他而露面而做事的這麼一個架勢。」

王岐山找曾慶紅談話 曾不敢反擊
體制內專家辛子陵表示,江派在海外爆料,把王岐山弄成全世界關注的焦點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支持他、起鬨,好像王岐山馬上就要倒了一樣,而且好像很有把握要把王歧山從19大上拉下來,這是江派搞的清君側,習近平是不會上當的。他們都是成熟的政治家,這些小伎倆是改變不了中國大局的。」
他很肯定地表示:「王岐山最近的地位看起來很吃重,近日習近平、李克強不在北京時,實際上是王岐山在坐鎮。而且他坐鎮時也沒有閒著,找了曾慶紅、賈慶林、劉淇等五人,讓他們交代問題。」

近期王岐山找了曾慶紅、賈慶林、劉淇等五人,要求他們交代問題。圖為2007年曾慶紅於中共兩會。(AFP)
「曾慶紅貪腐估算480億,如果王岐山真貪腐20萬億,那曾慶紅就會跟王岐山說,你貪了20萬億,你抓我幹什麼!曾慶紅掌握的軍隊、地方的情報部門消息靈通,如果王岐山貪了那麼多,別人不知道,曾慶紅肯定會知道,現在連曾慶紅都不敢反擊王岐山,所以這20萬億是胡說八道。」
辛子陵強調,總而言之,王岐山在中共黨內的地位沒有變化。「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的鐵三角,沒有分裂,也沒有人能分裂得了。19大會按照習近平的意思、習近平的布署開好。」
19大後,辛子陵認為,不僅是中央班子調整、省級班子調整,就是下邊的也要調整。「不光是貪官要驅除、要拿掉,就是一些不作為的庸官也要拿掉。現在好多地方,除了反作為之外,就是不作為。政府機關不作為很厲害。19大之後,組織上要進行一個大清理、大調整。」
談到19大的破局,除了上述不同點之外,很多人認為,關鍵是能否真正開啟改革之路。「709」維權律師謝燕益發表的萬言公開信,希望新的政府能釋放所有政治犯,開啟和平民主之路,若習近平團隊真能做到這點,那才是真正的破局。

來源轉自:
【新紀元 2017年08月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 共產黨必亡 ☆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
主選單
Powered by XOOPS © 2001-2014 The XOOPS 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