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彭博社:中共開世界互聯網大會是荒謬的

彭博社:中共開世界互聯網大會是荒謬的

★中共在受害者美國面前炫耀偷回來的F-35戰機改做J-31;自己封閉式互聯網去主辦世界互聯網大會;梁振英靠黑社會、五毛、腦殘及黑警去執法自稱依法辦事;中共這等垃圾國家竟然還搞國民教育.....這等荒唐不要臉的事只有土共才作得出!

據彭博社報導,中共長期以來封鎖西方社交媒體和新聞網站,但是在11月19日到21日期間的「互聯網大會」上,中共的防火牆打開一條縫隙,讓參加會議的各界互聯網人士可以「自由」的使用網絡。(fotolia)
(記者馬麗綜合報導)
本週在中國的浙江烏鎮,你可以任意發推特信息給外界、上臉書上跟朋友聯繫、也可以去谷歌上搜尋YouTube視頻。是中共徹底解禁對互聯網的控制了嗎?答案是:沒有。因為「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召開,因此在烏鎮的人們可以享有三天的「互聯網自由」。彭博社説,由一個對網絡進行限制的國家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是多麼荒謬的一件事。
據彭博社報導,中共長期以來封鎖西方社交媒體和新聞網站,但是在11月19日到21日期間的「互聯網大會」上,中共的防火牆打開一條縫隙,讓參加會議的各界互聯網人士可以「自由」的使用網絡。
除了Facebook 和Twitter,BBC中文網、德國之聲、自由亞洲電台、美國之音等在內長期被中共屏蔽的境外媒體網站,都一下子「重見天日」,還有國際特赦組織、無國界記者組織等平時被封鎖的網站也都「現身」了。當然,「互聯網自由」僅限於烏鎮,而且僅限於大會這三天。
彭博社分析,這一臨時性開放並不意味著中共改變了對於網絡審查的做法,它的控制絲毫都沒有改變。
為了維護國際形象,中共只在高規格的國際會議期間開放互聯網。比如本月初召開的APEC會議,當時APEC媒體中心的互聯網服務也「跟國際接軌」,人們可以登陸Facebook和Twitter。
然而在烏鎮以外,中共對網絡過濾不斷升級,反網絡審查團體Great Fire.org網站說,中共政府瞄準了Verizon通信公司的子公司EdgeCast, 現在以「edgecastcdn.net」為子域名的數千家網站都在大陸「消失」了。
另外幾家國際大公司的網站也受到這次封鎖的影響,包括HSBC、The Atlantic、索尼移動公司的網站以及與火狐瀏覽器相關的網站。
彭博社說,人們一定意識到了,由一個對網絡進行限制的國家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是多麼的荒謬。

外媒聚焦中共互聯網大會 外賓寥寥無幾
(記者秦雨霏綜合報導)
中國東部烏鎮最著名的一個作家叫茅盾,這個筆名的含義就是「矛盾」。本週,他的家鄉成為中共展示互聯網嚴厲控制政策的重大矛盾的場所。在烏鎮的三天會議期間,中共允許與會者聯通全球互聯網。但是在中國其他地方,中國的網民依然被隔絕於全球互聯網之外,且這個全世界性的大會,境外參加的嘉賓卻寥寥無幾。
中共在長城防火牆上戳開一個洞
《華爾街日報》11月19日報導說,為了紀念中國首次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舉行,中共審查者在長城防火牆上挖了一個小洞。任何在中國其他地方被屏蔽的東西似乎可以在烏鎮免費的高速WiFi上看到。
中共似乎對它的長城防火牆感到自信,在四月份中共紀念防火牆20週年,並稱之為「中國互聯網繁榮背後北京獨特的管理方式」。
中共將這個大會定位為慶祝互聯網的管理。
烏鎮臨時的放鬆互聯網控制並不意味著中共安心開放所有的網絡給每個人。在會議前夕,國信辦主任魯煒說他個人沒有用過被屏蔽掉外國社交媒體平台如推特和臉書,並暗示中國可以不需要它們。
魯煒狡猾的逃避中共封鎖外國網站的指控,他告訴新華社, 「我從未使用這些網站,所以我不知道它們在中國能不能用。但是我猜測一些可能用不了。」他又為中共當局屏蔽外國網站辯解說, 「我可以選擇誰到我家來做客。」
魯煒還聲稱,臉書等公司能不能進入中國,關鍵在於它們要遵守中共的法律。

中國互聯網模式是一個極端控制和壓制的模式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人權團體國際特赦統計,有數千網站被中共當局屏蔽。在互聯網大會召開之前,它指控中共越來越使用刑法鎮壓網絡言論自由。國際特赦研究員William Nee在報告中說,「中國互聯網模式是一個極端控制和壓制的模式。」
一個主要內容分髮網絡EdgeCast說它的一個域在大會之前被部份屏蔽。反審查團體GreatFire.org說它一直使用EdgeCast雲服務來主持被中共屏蔽網站的鏡像。
在烏鎮進入全球互聯網很簡單。點擊名為iwifi-wuzhen的鏈接,用戶將進入一個頁面,並被要求填入手機號碼,一個密碼將被發送到用戶的手機。
當然,這個過程沒有辦法隱藏用戶的身份。在中國一個人的手機跟他的身份證直接相連,使得當局很容易追蹤用戶的網絡活動。
進入烏鎮要求特別通行證,通往烏鎮的道路上有大量警察把守,還有多處路障。一些最有意思的會議,諸如加強網絡空間合作中美圓桌會議對大多數媒體關閉。

中共舉辦一個全世界不來參加的互聯網大會
美國網絡雜誌《石英》11月19日報導說,當中共本週主持該國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來自中國境外的賓客寥寥無幾—發言者僅僅包括兩家外國互聯網公司高管,一個來自高通,一個來自領英,還有幾個外國學者和貿易團體。
這個情形反映出北京越來越決心在互聯網監控、特別是在加強它的巨大網絡審查機器的道路上孤軍奮戰。長城防火牆屏蔽數十萬個網站,聘用數百萬政府工作人員擦洗互聯網,刪除任何共產黨領導人視為冒犯的言論—從質疑中共人權到普京最近的滑稽動作。
就在大會開始前一週,中共屏蔽了數千家使用EdgeCast的網站,包括索尼,火狐和大西洋月報的網站。更好笑的是,大會本身的互聯網接入不受審查。

國際互聯網巨頭無法進入中國
《石英》報導說,長城防火牆的宗旨和北京的保護主義讓臉書和谷歌等互聯網巨頭不可能進入世界最大網絡市場,並讓那些已經設法在中國站穩腳跟的公司感到不舒服,包括高通面臨中國的反壟斷調查;領英面臨外界批評它對北京的審查政策友好;蘋果在試圖推出新iPhone 6產品和服務的時候遭遇一系列障礙。
CM研究所的Cyrus Mewawalla告訴彭博社,中共當局顯然想要在決定治理互聯網的世界標準方面獲取更多的權力,但是當局對互聯網的看法非常不同於美國。
中共國信辦主任魯煒說,需要對互聯網進行更多的全球監管,但是當大多數互聯網巨頭不出席中共的「全球大會」,合作的概念無從談起。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年11月19日訊 責任編輯:李緣&責任編輯:高靜】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