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中共袒護北韓將自食惡果──評中共謬論

中共袒護北韓將自食惡果──評中共謬論


朝核問題日趨嚴重,導致東亞形勢急劇惡化,也威脅中國大陸的安全。然而,中共高層卻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這是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今年三月訪華就朝核問題未達成任何協議的根本原因。雖然蒂勒森說,美中雙方都認為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已經「相當危險」,但中共拒絕美國的武力解決方案,其外長王毅依舊重彈必須和平解決的老調。
中共對朝核問題事不關己
北韓的核武器就在中共家門口,中共卻謊稱與其無關,甚至還有一整套歪理。這套歪理的核心,是朝核問題是美朝之間的問題,與中共不相干。
今年二月十七日,王毅在第五十三屆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表示,在朝鮮半島核問題方面,「美朝兩家作為最直接當事方,有必要盡快作出政治決斷」,而中共成為局外方。「作為朝鮮半島的最大鄰國,中國願繼續從中斡旋,發揮積極作用」。
今年三月八日,王毅在兩會記者會上表示,「半島核問題的主要當事方是朝美兩家」。中共居然居於超然地位。「作為半島唇齒相依的近鄰,中國當然也是解決半島核問題不可或缺的重要一方。」中共則在「斡旋朝美接觸、推進六方會談」中起作用。
今年二月十三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表示在朝核問題上,中共置身局外,更把責任擴展、推給韓國,說「朝核導問題根源在於朝美、朝韓矛盾」、「希望有關各方承擔起應盡的責任」。當記者追問「你能否詳細解釋一下,朝韓矛盾是如何導致朝核導問題的?」耿爽拒絕解釋。
中共認為,朝核問題的根本是美朝之間的矛盾,是美國繼續以冷戰思維對待朝鮮的必然結果,美國有責任去解決。中共自己則袖手旁觀,或扮演協助解決的配角。而朝方堅持,朝核問題的本質是美朝之間的矛盾,所以強調,解決朝核問題是「朝、美之間的事情」,包括美朝間要正式簽訂朝鮮半島和平協議。朝鮮這是不甩中共,使得中共尷尬。《紐約時報》今年三月報道稱,「朝鮮對它的盟友、保護者和供養者中國也表現出越來越直白的不屑甚至敵意,令中國人也大動光火」。
既然中共迴避自己是朝核問題當事方,推脫自己在朝核問題的責任,朝鮮當然把中共踢出朝核問題當事方及其解決的外交圈子。北京想要建言平壤、斡旋朝美接觸、推進重啟六方會談、解決朝核問題,就不具有外交合法性、合理性,也就失去了著力點。中共外交愚不可及,莫此為甚。更不可理喻的是,對於朝鮮核彈及導彈威脅中國大陸國家安全和環境安全,中共失去了防範的外交基礎和交涉的國際法依據。

朝核威脅中國國家安全
朝鮮擁有核武器,對中國來說是一種歷史性的重大國土安全變局。中央黨校教授張璉瑰認為,朝鮮擁核,擁有了在如此近的地方劍指中國心臟地區的能力和手段,它本身成為有可能對中國構成嚴重威脅的能動力量。
平壤用心險惡,而北京竟然不知防備,依舊奢談什麼兩個社會主義鄰國的傳統友誼。張璉瑰認為,朝鮮把其核設施建在距中國邊境如此近的地方,固然有國土狹小因素,但不排除以中國為擋箭牌的考慮。一來可令美國因擔心可能傷及中國而對打掉朝鮮核設施罷手;二來中國也可能擔心遭受池魚之災,而反對美國對朝動武以消滅其核武器。這種佈置可同時制約美、中兩個大國朝核政策,一箭雙雕,卻對於中國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
此外,朝鮮半島若再次發生朝鮮發動的類似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的「統一戰爭」,其結果必定是災難性的。而朝鮮如果在「統一戰爭」或危機時候動用核武器,對半島及其周邊國家特別是中國來說,其後果則是毀滅性的。

智者擔憂朝鮮對中國使用核武
筆者的一位朋友,是中共外交部的一個中層幹部,說西方國家駐華使館非常關切朝核問題,一些公使級外交官或者政治參贊、一等秘書等,認為他對於朝核問題素有研究,見解獨到深刻;又由於他曾經留學西方,而瞭解西方思維和外交政策,所以經常邀請餐敘,討論朝核問題。
有一次,這些西方外交官宴請他,為了深入交談,吩咐侍者慢點上菜。他說,還是快點上菜,因為我很忙,我會坦率地闡述我的觀點:朝鮮揮舞核武器,看似針對韓國、日本、美國,說不定哪一天,它把核彈丟到北京。這是個人看法,不代表中國政府。擔心朝鮮胡來,更擔心我們的領導人對此尚未戒備。我以前認為金正日不靠譜,其實他還是比較理性的。畢竟,他訪問中國幾十次,儘管他把中國看成修正主義,但還是受到中國影響,不會把核彈針對中國。但是,金正恩就不一樣了,留學瑞士只學得西方皮毛,又從未正式訪問中國、會見過中國領導人及深談。對於中國要求他放棄核武器的勸告,他不僅聽不進去,反而把中國視作假想敵。從他國內執政來看,他太年輕,卻掌握無限權力,而且沒有經驗,易於衝動、脾氣暴躁、反復無常。因此,有朝一日,假若中朝衝突,他對中國扔原子彈,不是沒有可能。這些西方外交官連稱高見,深受啟發。

朝核試使中國有環境安全風險
的確,一旦朝鮮發生重大核泄漏,其大片土地不適於人類居住,中國東北地區也跟著遭殃,將會出現大片永久荒蕪地帶。其核災難將會遠遠超過前蘇聯切爾諾貝爾、日本福島核電站重大核事故。
朝鮮遲早會發生重大核泄漏。二○○四、二○一○年,美國核科學家西格弗里德‧赫克曾參觀了朝鮮核反應堆。考察結束後他非常擔心,朝鮮遲早發生重大核事故。由於孤立自閉,朝鮮採用的技術原始、粗糙、落後,大體上是上世紀五十年代水準,極不安全。赫克為朝鮮核設施安全狀況擔憂。
美國智庫判斷,朝鮮寧邊核設施一度面臨導致日本福島核電站重大核事故的冷卻水供應故障。二○一四年,前韓國總統朴槿惠在海牙第三屆核安全峰會開幕式上發表主題演講時說,「朝鮮核設施安全性問題也引發著巨大擔憂」,「在朝鮮寧邊聚集著大量核設施,如果某建築內發生火災,那將引發比切爾諾貝爾還要嚴重的核災難」。
朝鮮在其西北海岸鐵山郡東倉里的遠程導彈發射場,距中國丹東直線距離約五十多公里;寧邊距中國邊界約一百一十公里;其咸鏡北道豐溪里核試驗場,距中國邊界九十多公里,更有大量涉核工廠、儲藏場等建在朝中邊界地區。朝鮮核試驗場地靠近朝中邊界,對中國有潛在危害,尤其是中國東北地區面臨較大風險。
張璉瑰認為,朝鮮核試驗對中國的危害一直被低估。在朝鮮核問題上,國人(筆者認為,其實應為中共領導人)有許多認識誤區,其中之一便是認為朝鮮核問題是朝美關係問題,中國不是當事者。中國要做的只是在道義上堅持維護半島無核化的口號,沒有必要採取實際行動促朝棄核,因為那是在幫美國的忙。

中共阻美國軍事解決朝核問題
六年前,奧巴馬政府稱,為促朝棄核,美國「不排除任何選擇」,意即必要時將動用武力。奧巴馬政府對中共綏靖,對朝鮮軟弱,實施「戰略忍耐」政策。其中原因之一,認為朝鮮核導彈尚不具有威脅美國本土的能力。而一旦美國發現朝鮮擁有這種能力,一向要求絕對安全的美國就會出手。二○一一年一月,時任美國防長的蓋茨在北京表示,留給美國的時間大約是五年。
五年大限已經來臨。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今年三月訪華前表示,美國對朝鮮的「戰略忍耐」已到盡頭,而對朝鮮的軍事行動是「擺在桌面上的一個選項」。
中共一心只為維護自己的政權,所以患有政治近視眼,一再阻撓美國軍事解決朝核問題。中共的主要擔憂是,第一,如果美軍攻擊朝鮮,打倒朝鮮政權,美國可能在朝鮮駐軍,從而在中朝邊界威脅中共。但中共沒有算清賬,即使美軍駐紮朝鮮,輕易不會對中國使用核武器。而金正恩政權則不可預測,一旦對中國扔核彈,或造成核泄漏污染中國東北,中共怎能承受?兩害相權取其輕,究竟哪個更好些呢?第二,如果美軍攻擊朝鮮,導致金正恩政權崩潰,由韓國統一朝鮮半島,中共將會面對韓國民主制度。中共擔心韓國及美國民主制度的衝擊、影響。金正恩政權崩潰,又一個共產黨國家垮台,中共在世界上會更加孤立。而且,老百姓會問,共產黨國家為什麼越來越少?中共難以解答,臉面上不好看,自己本來就剩下不多的合法性又會減少大半。

來源轉自:
【2017年4月號 爭鳴總474期 山林居士】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