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人民的名義》有感

專爆大鑊,專罵衰人!專打不平事!
頭像
kinghungip
系統管理員
文章: 1883
註冊時間: 週日 3月 6日, 2016年 2:11 pm
來自: HONG KONG
聯繫:

觀《人民的名義》有感

文章kinghungip » 週三 9月 6日, 2017年 3:29 pm

★正義公義等落到共產黨手上轉銷便會立即變味(邪惡味),因全黨人都透徹地散出邪氣,人人無料扮四條,呢期牠們熱捧甚麼,便會扮甚麼,如這期興韓日,所謂明星男男女女就扮韓國仔韓妹,毫無新意,低能非常;所以,警匪片成了匪賊片,反腐片變了銷貪片,抗日劇變為漢奸自擂鬧劇,甚麼產品也加上日韓英文來魚目混珠搏好賣,一切也為錢掛帥,上下一心,簡直蔚為奇觀!
圖檔
中共自篇自導自演的所謂廉政風暴,爆收視率,何也?因為人民渴望中共上上下下都廉潔奉公,但事實如何?人所皆知!
「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劇」
五十五集電視連續劇《人民的名義》(以下簡稱《名義》)於三月二十八日起在中國熱播並迅速高踞全國收視率的榜首,也引起了全球各地華人的廣泛熱評。此劇被中國官媒力捧為「二○一七年最火的電視劇」和「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劇」。中國電視審查部門自二○○四年起即禁止播出任何以反腐為主題的電視劇。已沉寂十三年的反腐主題劇高調在黃金時段播出,不僅標誌著「亡共者,貪也」已成為中共決策層的普遍共識,也標誌隨著十九大人事佈局的展開,確有貪腐劣跡、在政爭中失敗或「非習族類」的高官都將被以貪腐的罪名清除出政壇。
在揭露中國的腐敗現狀和如實描寫當下中國社會的種種黑暗面方面,《名義》確有突破和進步,如劇中掌實權的處長將貪腐所得的二點三億現金藏在家裡,一捆捆一摞摞地擺滿了整整一面牆、填滿了整整一張大床;前省委書記的兒子密謀狙殺省檢察院反貪局長等(而且前省委書記顯然是知情的),都相當令人震撼。劇中腐敗官員的級別終於「上不封頂」(劇中紅二代省委書記沙瑞金語)到了「副國級」(雖然在現實中腐敗官員早已「上不封頂」到了「正國級」的周永康),還有副省級高官頑強抵抗中紀委調查等劇情。這些在一貫提倡「正能量」的中國電視劇裡相當罕見,媒體和個人微博因而掀起了將劇中人物與現實人物「對號入座」的熱潮。
《名義》沒有像傳統的主流影視作品那樣將人物臉譜化,人性也不再非黑即白、非好即壞,在黑與白、好與壞之間有很寬的中間地帶。《名義》用了不少鏡頭真實地描述了官場內鬥,以及靠裙帶關係、師生關係、情人關係上位者,這類描述在過去都是禁區。其實,官員也是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權力和利益交織的官場更是如此。對官場內鬥,毛澤東早就說過:「黨內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中國雖有「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嫌」的傳統,但在當今的中國官場,沒有人將「內舉不避親,外舉不避嫌」與以裙帶關係、師生關係、情人關係推薦別人上位劃上等號。說中國官場「今不如昔」是給共產黨抹黑,但那個「黑」卻不是包青天的黑。

只能在條條框框內說事
然而,《名義》尺度再大,也只能在由體制劃出的條條框框內說事:革命傳統教育、學習雷鋒是必不可少的;黨的一把手總是正面人物,出事的、腐敗的都是政府部門的官員,且多為副手,這種「維護黨的形象」的描述與現實嚴重不符。《名義》塑造了省委書記沙瑞金、省檢察院反貪局長侯亮平、退休的省副檢察長陳岩石等正面形象,但這些正面形象在現實中很難找到原型。拿沙瑞金來說,在現實中對一個省內廳局級、副部級官員系統性腐敗的窩案,基本上都由中紀委派出的巡視組和工作組直接查處,不由省委書記主導查處,何況沙瑞金還是剛剛從外省空降來的。
綜觀全劇,那些反腐的事都是共產黨內的家務事,鬥爭主要是黨內權貴之間的爭鬥,反腐也全由共產黨在佈置指揮,跟「人民」沒有半毛錢的關係。相反,劇中無權無勢的「人民」始終處於被欺凌的地位,他們對反腐既沒有知情權、更沒有參與權,何談「人民的名義」?所以劇名改為《黨的名義》更恰當。中共建政後,國名、法院、檢察院、警察、公安、軍隊等無不冠以「人民」,但「人民」始終只能貢獻一個名義。
《名義》給觀眾留下的另一個深刻印象,是由中國各級官員的秘書從政後形成的官場「秘書幫」。秘書屬於「官吏」中的「吏」類,類似於古代官衙「師爺」的角色。但「師爺」在古時候就沒人敢小看,現今中國官場上的「秘書幫」是裙帶幫、師生幫、共青幫以外的另一大勢力,他們在中國政壇人數之多、發揮的政治能量之大可與胡錦濤時代的共青幫媲美。連習近平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都是給時任副總理兼國防部長的耿x當秘書。
在黨選官員、官選官員的中國,秘書因與領導朝夕相處、唯領導之命是從,最容易「近水樓台先得月」獲得領導的賞識、信任和提拔,從政後也最容易與原領導及其子女沆瀣一氣,形成牢固的不亞於裙帶關係的利益共同體,因而也最容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周永康倒台後,他的前後四任秘書統統被查,這些人無不官至副省部級高位。在官本位的中國,當領導人的秘書還有另一大好處:他們常常被視為領導人的化身,因而擁有很大的隱形權力。他們可以「矯詔」,可以假傳「聖旨」,更可以撈錢騙色,眾多的官場弊病和問題也因秘書干政而生。中共高層顯然也意識到了秘書干政的嚴重性。據四月十二日新華社報道,中共最近頒佈的《中國共產黨工作機關條例(試行)》指出:「黨的工作機關不設正職領導助理」(即秘書),特別強調「一般不設秘書長」。大多數評論都認為這是中共有意限制「秘書幫」的孳生。不過「秘書幫」也有弱勢:他們彼此只是平行關係,沒有上下級關係,難以形成利益共同體。

不是中國版的《紙牌屋》
《名義》播出後,國內不少評論將《名義》拔高為中國版的《紙牌屋》。其實《名義》所揭露的中國官場的黑幕,絕對只是冰山一角。中國官場早已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官場廝殺的慘烈手段連黑手黨都自歎弗如。至於什麼樣的電視劇才能榮膺中國版的《紙牌屋》,筆者認為只有以王立軍夜奔美領館、谷開來毒殺尼爾‧海伍德、令完成逃亡美利堅為題材的電視劇,才可能拍出中國版的《紙牌屋》。但中國版《紙牌屋》播出之日,即使毛澤東從紀念堂裡爬出來,鄧小平穿越回到了二十一世紀,共產黨的執政大廈也會轟然倒塌。所以,只要中共繼續執政,就不要奢望能有中國版的《紙牌屋》橫空出世。
在該劇第十八集中,出現了「漢東省駐洛杉磯聯絡員李梁」這個人物。這位也身負監視外逃貪官丁義診重任的「公家偵探」級別很高,可以與漢東省公安廳廳長直接通電話。既然電視劇敢寫,那這李聯絡員的身份就不會是空穴來風。中國各省區甚至市縣都有屢禁不止的「駐京辦」,前些年小說《駐京辦主任》還曾風靡天下。如今,與「國際接軌」下,「駐外辦」應運而生並不奇怪。問題是既然有「漢東省駐洛杉磯聯絡員」,推而廣之,漢東省駐紐約、駐舊金山、駐芝加哥……,以及駐倫敦、駐巴黎……都可能派有「聯絡員」,聯絡員下面肯定還有不少辦事人員。中國有超過三十個省區和直轄市,其它省區市有沒有「駐外辦」?如果有,全中國這些數目龐大的「駐外辦」的非外交人員以什麼簽證、什麼身份駐外,總共花費了多少民脂民膏,不僅令「吃瓜群眾」好奇,也會引起各國「有關部門」的關注。

非「狗尾續貂」的戲說
民間已經有人寫出了《人民的名義》續集(時髦的稱呼是「第二季」)。續集的故事發生在第一部結束五年之後,在第一部中被刻意塑造的兩個正面人物:已官升政治局委員的沙瑞金被影射為薄熙來第二,已官升省公安廳廳長的侯亮平被影射為王立軍第二,而沙瑞金之妻葉秀金和沙的第二個兒子沙果果則分別被影射為薄熙來之妻谷開來和薄熙來的第二個兒子薄瓜瓜。請不要對這「狗尾續貂」的續集一笑了之,在中國的政治生態下,官員不管是否貪腐,都可以「官不聊生」。當官正在成為高危職業,「正面」人物很快可以成為反面人物。薄熙來當年在重慶「唱紅打黑」時,風頭和「政治正確」度可是蓋過習今上的,所以這續集的「戲說」還真有可能發生。
來源轉自:
圖檔【2017年5月號 爭鳴 總475期(美國)周 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 共產黨必亡 ☆
多多指教圖檔多多指教

回到「人民喉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