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 砸錢內幕

頭像
kinghungip
系統管理員
文章: 1897
註冊時間: 週日 3月 6日, 2016年 2:11 pm
來自: HONG KONG
聯繫:

一帶一路 砸錢內幕

文章kinghungip » 週二 5月 30日, 2017年 8:17 pm

★一帶一路,帶你上路;豬雜以無限愚蠢,去搞動一個圈錢騙局,既無心,更無力;一帶一路(One Road, One Belt)意味甚麼?好簡單,用一條皮帶緊索著上釣者在路上行劫;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圖檔
(AFP)
面對海外貿易保護主義的狂風, 中國砸大錢欲藉「一帶一路」搶當全球化捍衛者角色。然而推行四年來,「一帶一路」進展緩慢。5月15日,北京「一帶一路」國際高峰會閉幕, 儘管官方大肆渲染「一帶一路」取得的成績, 但從目前傳出的多方信息來看, 「一帶一路」面臨投資持續下滑、項目利潤受限、風險隱憂等多重難題。這項擬投資9000億美元的計畫, 能否為中國闢出新路?
文/王淨文
2017年5月14日,由中國大陸主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開幕,29位外國元首及3位國際機構(聯合國祕書長、世界貨幣基金IMF總裁、世界銀行行長)的負責人出席,此外還有來自130多個國家、70多個國際組織約1500名人士與會。
圖檔
2017年5月14日,由中國大陸主辦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開幕。(Getty Images)
四年來一帶一路進展緩慢
「一帶一路」是2013年9月習近平提出的以中國為主導的跨國經濟帶,全稱叫「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巴基斯坦、斯里蘭卡的港口到東非的高速鐵路,再到穿越中亞的天然氣管道,中國計畫投資90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One Road, One Belt)倡議,稱得上是歷史上由單個國家發起的最大規模的海外投資行動。
目前有65個國家和地區參與了一帶一路,其中包括俄羅斯。為了突顯俄羅斯的大國地位,專門安排了圓桌會議,以中國為中心,依序按國家或機構字母排列,最後是Russia,這樣,普京剛好坐在習近平右邊,兩人比鄰而坐,傳遞了中俄關係密切的政治信號。
圖檔
為了突顯俄羅斯的大國地位,一帶一路圓桌會議上普京與習近平比鄰而坐,傳遞了中俄關係密切的政治信號。(Getty Images)
4年來,「一帶一路」進展緩慢。《華爾街日報》引述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Jonathan Hillman觀點:當前全球有抱負的國際化構想不多,「一帶一路」是其中之一。面對海外貿易保護主義的狂風,中國藉「一帶一路」搶當全球化捍衛者角色。巴基斯坦一學校的校長甚至稱,「一帶一路」讓「沉睡之龍已經完全甦醒」。
據中共商務部宣稱,2014年至2016年,大陸與沿線國家貿易總額約20兆元人民幣;陸企對沿線國家對外直接投資超過500億美元,新簽對外承包工程合同3049億美元。並先後在20個沿線國家建設56個境外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超過185億美元,為東道國創造超過11億美元稅收和18萬個職缺。

習再砸8000億繪「美好前景」
在此大背景下,5月14日,習近平發表主題演講,並大手筆開出多張巨額支票。習表示,大陸將加強支持一帶一路建設,除向絲路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外,還將以各種方式提供超過7000億元以上的基金或貸款。
習近平表示,中國將加大對「一帶一路」建設資金支持,鼓勵金融機構開展人民幣海外基金業務,規模預計約3000億元人民幣。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進出口銀行將分別提供2500億元和1300億元等值人民幣專項貸款,用於支持「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產能、金融合作。
習近平說,中國還將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世界銀行及其他多邊開發機構合作支持「一帶一路」項目,與有關各方共同制定「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
中國將在未來3年向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發展中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600億元人民幣援助,建設更多民生項目,並向「一帶一路」沿線發展中國家提供20億元人民幣緊急糧食援助,向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資10億美元,在沿線國家實施100個「幸福家園」、100個「愛心助困」、100個「康復助醫」等項目。中國將向有關國際組織提供10億美元落實一批惠及沿線國家的合作項目。
面對中共官方的承諾,很多人擔心這些空頭支票在現實面前難以兌現。
人們注意到,這次峰會上強調將以人民幣作為結算單位,而自從去年8月13日人民幣匯率大幅波動後,人們一直擔心持有人民幣的風險在不斷升高,而且作為國際兌換貨幣之一,人民幣的比重在不斷下降,這令沿途不少國家非常擔憂。
同時在這次會上,習近平也擔心國內資金、特別是太子黨操控的國有企業的資金,將趁機逃出國門,加劇資金外流的惡化局面。另外,中共藉一帶一路傳播的是什麼文化,這令外界擔憂。

「一帶一路」的正反兩面評說
擬投資90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計畫,從一開始就受到各方質疑。
擁護者稱有五大好處:一、減緩對國內增長放緩的擔憂;二、擴大中國全球影響力;三、有望幫助填補全球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缺口;四、可以助推發展中國家經濟增長;五、提振貿易並為投資者帶來回報。
中共官方聲稱,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沒有附加任何政治或軍事條件,疏通世界經濟血脈。比如,2015年,荷蘭鹿特丹港迎來了第一批經由鐵路運抵的中國貨櫃。這一陸上路線開通後,海路大約60天的貨運時間被縮短至約14天。
但反對者表示,中共搞一帶一路的主要動機是為了尋求國內經濟增長,那一帶一路歸根結柢只是「一項具有地緣戰略影響的國內政策,而非外交政策」。比如歐盟前駐華外交官查爾斯.帕頓(Charles Parton)說,一帶一路倡議變得無所不包,是受到了中共官員的推波助瀾,因為在中國,「如果你希望一個項目或計畫獲批,你就說它是一帶一路項目,結果是,所有項目都成了一帶一路項目。」
據稱,一帶一路計畫沿兩條路線展開:一條大致沿古絲綢之路(Silk Road),從中國經由中亞和中東直至歐洲;另一條通過海路連接中國到東南亞和非洲東部。一帶一路的核心項目包括一條投資540億美元、連接中國新疆地區與巴基斯坦深水港瓜達爾港(Gwadar)的陸路通道。中方將投資11億美元在斯里蘭卡科倫坡建造一座「港口城市」。規劃中的一條長3000公里(1900英里)。
令中國境內外觀察人士擔憂的是,由於許多規劃項目(包括處於飽受腐敗和不穩定困擾的地區)帶有地緣政治色彩,一帶一路計畫可能只會加重中國快速增長的債務負擔,後者如今已超過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50%。

圖檔
由於許多規劃項目帶有地緣政治色彩,一帶一路計畫可能會加重中國快速增長的債務負擔。圖為2017年1月11日中企承建的斯里蘭卡水庫工程下閘儀式。(AFP)
「一帶一路」貫穿亞歐非大陸,沿線國家占世界人口的60%、全球經濟總量的30%。這些國家大多是發展中國家,它們既面臨著嚴峻的發展挑戰,也蘊藏著巨大潛力。這些國家大部分都迫切需要升級公路、鐵路、港口、電力、污水處理以及其他基礎設施,它們可以從中國提供的幫助中受益,但倘若那些投資因各種因素而血本無歸,那風險是中國難以承受的。
例如,一帶一路的中巴走廊要穿過動盪的部落地區,而瓜達爾港處於叛亂分子幾十年來與政府軍爭奪的地區的中心,迫使伊斯蘭堡承諾用一支由1.2萬名士兵組成的特種部隊保護該走廊建設。位於中東的眾多項目意味著,中國將日益被捲入該地區的政治動盪。
到目前為止,一帶一路倡議在中國境外的項目,都進展非常緩慢,鮮有已經完成的。例如,位於中國與哈薩克斯坦邊境的霍爾果斯(Khorgos)「無水港」計畫將打造貨物從中國進入中亞和歐洲的樞紐。中國計畫投資6億美元,建設包含批發市場、鐵路線和貨運起重機的大型綜合設施。儘管中國邊境一側環繞著新建的高樓,但哈薩克斯坦一邊只有幾座半廢棄的建築。與泰國的高鐵談判也陷入停滯。
據官方媒體報導,明顯緩慢的項目進展促使習近平於2016年8月呼籲「實施好一批示範性項目,多搞一點早期收獲,讓有關國家不斷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一帶一路」面臨單行道風險?
《金融時報》5月10日發表評論說,表面上來看,一帶一路這一項目引人入勝。中國希望為沿途的亞洲乃至歐洲國家提供投資,建設基礎設施以及貿易往來等,實現共同繁榮,但是從目前看來,它的政治意義似乎大於其實際的投資計畫。而且一些中國公司利用「一帶一路」的名義擺脫國內的資本控制,並且以國際投資的名義把資金轉移國外等。
文章說,貿易必須是雙向的才能使「一帶一路」真正成為一條在經濟和政治上可行之路。但由於中國對市場的限制以及制度障礙,使想與中國做生意的歐洲國家感到受到限制,導致中國對外投資和出口遠高於海外對中國的投資和進口。

圖檔
貿易必須是雙向的,而中國與歐洲的貿易與投資是不平等的,「一帶一路」如何解決雙方所面臨的貿易問題和阻力,各方都在觀望。(AFP)
而中國與歐洲的貿易與投資是不平等的,「一帶一路」也解決不了雙方所面臨的貿易問題和阻力。因此,歐洲一些企業擔心「一帶一路」很可能變成「一帶一陷」(One Belt and One Trap),成為一個浪費資源的項目,因為它很多時候要依賴於那些效力低下的中國國有企業,而不是高效的中國企業家和歐洲私人資本。
文章作者指出,為了避免「一帶一路」可能成為這種單行道(one-way traffic)的命運,中國需要在5月14日的峰會上重新思考和調整其戰略。然而作者指出,中國依靠中央計畫和政令來主導商業決定,而不是以市場力量來推動,因此風險係數總是很高,令人失望。
2015年有大陸學者對一帶一路提出了七點質疑:一、是政治問題,還是經濟問題;二、是權力盛宴,還是全民受益;三、是朝貢體系,還是現代貿易;四、是出售產品,還是打造生態系統;五、是利益共同體,還是價值觀共同體;六、是穩定的聯合體,還是潛在的火藥桶;七、是亞洲人的大PARTY,還是帶著歐美一起玩。
現在回頭來看,一帶一路在政治上是為了穩定國內局面從而才聯合周邊國家,經濟上是為國內過剩產能找出路,同時,新建的各種港口、鐵路公路等,都是為日後中國產品出口創造更加方便的管道。
有學者分析說,中國的一帶一路有點類似美國當年搞的地緣政治。當時美國想把南美當成自己的後花園來打理,花了很多錢,但幾十年下來,得到的並不是美國想要的結果,如今中共想把東南亞當成自己的後花園來打理,可能最後的結果也好不到哪去。

中共輸出革命 今日傳播什麼?
隨著一帶一路的進行,在經濟上接觸之外,貿易與實業也在傳遞文化。
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上有四種文明、上百種語言並存,文化巨大差異下往往容易產生誤解和摩擦。對於一帶一路,沿途不少國家公開質疑中國此舉是「朝貢制度」的翻版,是建立新的霸權主義,甚至是「圍堵」他國。
幾百年前,昔日東南亞大多是中國的附屬國,很多國家都給大中華帝國朝貢,可就在上個世紀60年代,東南亞掀起一股排華浪潮。多年來中共一直把這罪惡推到當地人身上,但禍根其實在中共這裡。
1949年中共建政後,毛澤東自詡「世界革命」領袖,提供大量援助給東南亞國家包括馬來西亞、印尼、泰國、越南、菲律賓等共產黨組織,鼓動其武裝奪取政權,周恩來甚至說能「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變顏色」。這一句話導致了一波又一波的「排華」浪潮,東南亞國家相繼陷入動亂。

圖檔
1949年中共建政後,毛澤東自詡「世界革命」領袖,周恩來「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變顏色」這一句話導致60年代的「排華」浪潮,50萬印尼華人因而喪生。(資料圖片)
以印度尼西亞為例,周恩來一句話要了50萬印尼華人的命。印尼有華人2000多萬,絕大多數是晚清以後,從中國的福建、廣東幾次大的移民遷徙到達印尼。經過幾代人含辛茹苦的奮鬥,華人在印尼的很多產業占據了舉足輕重的地位。
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提供大批經濟援助和軍事裝備,同時也輸出革命,扶植印尼共產黨。印共一度是全世界第三大共產組織,黨員超過200萬。
當時的中共總理周恩來到蘇聯開共產國際的聯合大會。會上周恩來向蘇聯和各國共產黨代表拍胸保證說,「東南亞有這麼多華僑,中共政府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
聯大的會還沒開完,在場的記者們就把消息傳播到各地了。在外界看來,蘇聯和中國搞的共產主義,就是利用暴力革命推翻現政權,當然,東南亞各國的政府與民眾就不幹了。於是,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的排華事件馬上就出現了。
特別是印尼1965年的排華事件,學界普遍認為,有50萬印尼華人在此事件中喪生。面對無辜華人慘遭屠殺的驚天慘劇,中共當局為了推卸策劃印尼共產黨奪權的嫌疑,而公然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同胞慘死。此後30多年來,華人被令不准講華語、不准開辦華人學校、不准使用華文姓名、華人不能進入政府體制。

修文德以來之 才是最重要的
英國、美國的崛起,分別以「自由貿易」、「民主人權」作為價值體現,把西方的文明帶動各地。如今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將會帶給世界什麼價值規範?
以歐盟為例,歐盟的核心價值規範可歸納為:和平、自由、民主、法治和尊重人權,歐盟各成員國通過各自官方機構的對外活動,運用「五擴散」(無意識擴散、信息擴散、程式擴散、轉移擴散和公開擴散)的方式,有意識地積極在國際舞臺上推行自己的價值觀和展示自己的規範力量,同時也為歐盟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奠定了基礎。
中共宣稱,一帶一路會把和平發展、互利共贏、開放包容、互學互鑒,帶給沿途的國家,但看看中國國內,到處是假冒偽劣產品,黑心食品比比皆是,中共過去60多年的洗腦,讓人們不知不覺中接受了中共的黨文化思想,凡事只以個人利益為中心,動輒採取強制暴力的手段,這樣的黨文化,哪能和幾千年前中華傳統文化相比?
當時中華儒家學說、道家思想,以及佛家學說,都給東南亞各國帶來了良善的精神,在共產運動經歷百年紅朝之後,全世界都看清了共產主義的邪惡,如今的一帶一路,若想繼續傳播中共的黨文化,那一定是死路一條。北京唯一的出路,就是找回中華傳統文化,再次以五千年燦爛的中華文化,深邃的中華哲理,來鼓舞和感動沿途的其他國家。

圖檔
在經歷百年紅朝之後,全世界都看清了共產主義的邪惡,如今的一帶一路,若想傳播中共的黨文化,必是死路一條。北京唯一的出路,就是找回中華傳統文化來感動沿途的國家。(AFP)
論語中說:「故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給錢不是最重要的,而讓在文德面前人心服口服,這才是一帶一路最關鍵最重要的事。
來源轉自:
圖檔【第532期2017/05/25】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多多指教圖檔多多指教

回到「大陸貪得無厭」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