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黨」現象不可小覷

頭像
kinghungip
系統管理員
文章: 1897
註冊時間: 週日 3月 6日, 2016年 2:11 pm
來自: HONG KONG
聯繫:

「冗黨」現象不可小覷

文章kinghungip » 週六 4月 29日, 2017年 2:00 am

圖檔
我不是中共黨員,本無資格就「冗黨」現象發言,在臨近中共十九大召開之際,作為政治學者,坦露心扉直言幾句,也希望不加掩飾向上面匯報,無須作匿名處理!
「八千萬黨員」的荒唐數字
中共十八大以來,黨建工作與理論建設是抓得緊了些,對貪污腐敗嚴厲打擊,「八項規定」整頓黨風,取得了一些成績,但體制性問題卻沒有絲毫觸動。就拿中共黨員數目來說,八千多萬接近九千萬,就是一個荒唐可笑的數字,古今中外絕無僅有。黨員數竟比英國、法國總人口都多,相當於一個德國!可以組成一個國中之「國」。這些人難道都是由具有共同信念、共同目的聚合在一起的政黨成員嗎?是所謂「無產階級先鋒隊」嗎?其中貪腐分子為什麼那麼多!中國有那麼多「先進分子」嗎?八千多萬人的「黨」,到底是偉大,還是龐大?
我國北宋時期出現了「三冗」,即冗官、冗兵、冗費,現在出現了「冗黨」。八千多萬,難道還不「冗」嗎?按如此勢頭發展下去,很快會達到一億黨員。一億人的黨,還是黨嗎?
看一看中共八千多萬人的黨吧,上下等級森嚴,由於黨政合一,黨與官僚組織完全重合。總書記、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形成金字塔型結構,並與官位高度重合,其實就是一個嚴密的科層制官僚組織。如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即是當今的「省部級」高官。本來,所謂「候補」委員,就是當委員因故去世或去職時,即行補位的委員,起先其數也就那麼幾個人,因為缺位去世的委員絕對不可能出現太多。但中央「候補」委員,竟與中央委員一樣多,成為一個「級別」,而這其實就是「冗員」。按理,中央委員有表決權,候補委員沒有,但候補委員其實代表的是「副省級」,與表決權沒有關係,所以有了一長溜人,候補委員實際上成了官階官位。
書記、書記處、總書記、主席也一樣,依照「委員制」政治組織形式,書記不過是會議秘書,總書記是秘書長,主席是大會主持人,一切政務以會議表決來決定,是所謂集體領導體制。但現在主席、書記、總書記完全成了官位,是所謂「國級」。書記處又與政治局相疊,「國級」最高領導層也出現了「冗」,下面「副國級」、省部級、司局級、縣團級等,疊床架屋,黨政不分,是冗官冗黨,卻早已是見怪不怪了。
龐大的金字塔型黨政官僚體系,有權且更有特權,自身有其特殊利益。雖然古今中外各政權都普遍存在金字塔型科層制官僚體制,並進行著有效的管理,但中國的黨政官員也的確是太多了,不光是官冗,而且黨冗!

「蘇聯模式」是冗黨的根源
這個問題其實在前蘇聯就早已出現,並非中國黨政體制獨有。百年前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時,蘇俄布爾什維克黨員並不太多,列寧、托洛茨基、布哈林等「職業革命家」,擅長演說、議決、表決等「委員制」會議形式。是「坐機關」的斯大林,把「書記局」變成了官僚機關,各地書記成為有權位的官僚,並大量擴充黨員。托洛茨基首先發現這種苗頭,他與列寧共同發起了反官僚主義的鬥爭。可惜列寧死得太早,冗腫而等級森嚴的黨政官僚體制,在蘇聯無限蔓延,直到蘇聯滅亡。中國現行黨政體制、冗官冗黨現象,根源都在蘇聯,是全盤模仿「蘇聯模式」的結果。
今年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中共將召開十九大,對於當年蘇聯「輸出革命」,中國移植「蘇聯模式」黨政體制,是應該進行全面反思了!特別是冗官冗黨弊端,切不可小覷,不能見怪不怪容忍其再「冗」下去。其實蘇聯在赫魯曉夫時,已探索過改革,提出了「全民黨」思路,人人都是黨員,冗也不冗,然黨也就不成其為黨了。我國改革開放後,提出了「三個代表」思想,黨不僅僅為「無產階級先鋒隊」,其社會基礎擴大了,但冗黨問題反而更加嚴重,擴黨幾千萬。光供養千百萬黨官,就要耗費國庫多少銀兩?「冗黨」與列寧所說能夠翹動地球精幹的「職業革命家團體」,形成鮮明的對照。深化改革,必須先解決執政黨自身的冗腫問題,組織太冗就不會有效率,八千萬黨員,自身冗散、腐敗、官僚主義等問題就很多,而同時還有政府體系的冗官問題。

「除冗」為改革手段之一
改革從某種程度上講就是除冗。李克強總理推行簡政放權,可謂是抓住了改革要領。北宋政治家王安石是獲得列寧稱讚的改革家,但他領導的除「三冗」變法,卻因觸犯既得利益官僚群體,最後是失敗了。而我國當前所面臨的冗政形勢,其實比北宋還要嚴峻,除冗官、冗兵、冗費「三冗」外,還有「冗黨」,且四者互為表裡,冗黨才是其他「三冗」的根源。入黨做官,黨員有「級別」,能上不能下,又有哪個官員不是黨員呢?八千萬黨員一半以上是幹部,黨官合一,冗腫龐大,弊端頻發,其勢積重難返。
鄧小平改革之初多次裁軍,他說是「消腫」。裁軍百萬,但很多轉業軍人都去了政府機關當幹部,裁減冗兵卻又加重了冗官情勢。習近平總書記前年宣佈裁軍三十萬,去年六月七日,在全國軍隊轉業幹部安置工作會議上,習總強令地方政府「不允許以任何理由拒絕接收軍轉幹部」,而地方上早已是冗官充斥,冗了又冗,又能有什麼辦法呢?這其實就是「四冗」的惡性循環。「冗」是體制性問題,簡政放權除冗,只減機構不減人,對冗員無法處理,成為改革的死角。
而不除「黨冗」,其他「三冗」也清除不了,高層包括黨中央不除冗,下面除冗只能是走過場,搞形式主義。所謂簡政放權,首先是黨中央要精簡,不能光是國務院精簡機構。黨的層級過多,既有政治局,又有書記處,條塊分割中間環節太多,黨委和政府平行兩套班子,職能混淆,效能低下,這些都需要改革。時間不等人,中共十九大是該正視日益嚴峻的「冗黨」形勢了,應該拿出有針對性的措施,下決心對自身的冗腫進行整治改革!

來源轉自:
圖檔【2017年4月號 爭鳴 總474期(大陸)袁 剛】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多多指教圖檔多多指教

回到「大陸貪得無厭」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