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逃不過歷史的審判──列寧將被起訴

頭像
kinghungip
系統管理員
文章: 1798
註冊時間: 週日 3月 6日, 2016年 2:11 pm
來自: HONG KONG
聯繫:

誰也逃不過歷史的審判──列寧將被起訴

文章kinghungip » 週一 6月 19日, 2017年 3:39 am

圖檔
「十月革命」非革命
今年是所謂「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為了對應這個「一百年」,據媒體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下令,在莫斯科市中心豎立政治迫害紀念碑。總理梅德韋傑夫批准了永恆紀念政治迫害遇難者的國家政策準則,相關紀念碑將在紀念「十月革命」爆發一百周年前夕完工。為了辦好這件大事,莫斯科市政府從二○一五年五月份起,舉辦了政治迫害紀念碑方案公開招標活動。在幾十個方案中,雕塑家弗蘭古良的《悲傷牆》方案最後勝出。許多投贊成票的人士說,這組長三十五米,高六米的雕塑不用解釋,人們馬上就知道其中的含義,立刻能聯想到斯大林的古拉格集中營,以及「十月革命」後蘇共政權歷次政治迫害的遇難者。
其實,即使對於中國人而言,至少在十餘年前就已知道列寧不是好東西。剛去世不久的周有光先生還在他百歲那年,接受作家朋友周素子的採訪時就談到過列寧:「現在俄羅斯出版一部《二十世紀俄國史》,還沒有中文的翻譯本,可是已經有中國學者介紹這本書,過去蘇聯的歷史材料都是錯誤的,已經證明不是事實。這本書組織了俄羅斯四十個很好的歷史學家來共同寫的,他們根據公開出來的蘇聯檔案,首先講列寧是德國的特務。列寧從一九一五年開始,得到德國當局資助,在俄國進行革命活動,實際上充當了德國的秘密代理人。德國人撥出五千萬金馬克,約合九噸黃金,資助列寧革命,來破壞俄羅斯。」

「導師」光環終消失
據美國之音報道:俄羅斯已成立專門委員會負責將列寧屍體趕出紅場,並將針對列寧、斯大林和布爾什維克人的犯罪行為提出起訴。也就是說,這個曾經有著光輝榮耀、被全世界工人稱作「無產階級導師」的列寧將被起訴。套一句他們常說的話:誰也躲不過歷史的審判!
一九四九年後在中國大陸出生的人,一提到列寧,就景仰得不得了,名字前面往往要加上「偉大的無產階級導師」。對於列寧發動和領導的「十月革命」,更是讚頌不已。文革前傾舉國文藝之力排演的大型「史詩」歌舞劇《東方紅》,開篇道白就是一句毛語錄:「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也就是說,沒有蘇聯「十月革命」,沒有列寧,就沒有後來的「紅色中國」。所以說,一九四九年後的一個中國人,可以對世界史對人類史以及歷史上眾多真正的偉大人物一無所知,但想讓他不知道蘇聯「十月革命」、不知道列寧,卻是萬難。
可世事就是這麼難料。在「十月革命」七十四年的時候,蘇聯就土崩瓦解了,十幾個聯邦「四分五裂」,兩千萬蘇共黨員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充當所謂的「男兒」去挽救蘇聯。因為大家知道,救蘇聯,其實就是救蘇共。然而,蘇共是一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政權,早就被絕大多數蘇聯人民拋棄了。戈爾巴喬夫之後,俄羅斯共產黨書記久加諾夫反思的結果是,蘇聯瓦解的原因:一黨專政,三大壟斷──壟斷政治、壟斷經濟、壟斷真理,即「壟斷權力的政治法律制度、壟斷經濟利益的封建特權制度和壟斷真理的意識形態管理制度」。
一九八九年蘇聯社會科學院發出調查問卷,收回的是這樣一組數據:

「蘇共究竟代表誰?」
答案:認為代表勞動人民的百分之七;認為代表工人的百分之四;認為代表官僚的百分之八十五。
「掘墓人」正是蘇共自己
誰都知道,有那麼一段時間,蘇聯是中國的「老大哥」,親熱得不得了,毛澤東甚至把斯大林比作「父親」。中共曾亦步亦趨。戰爭年代中共把自己的根據地叫「蘇區」,又把「蘇區」的政府叫「蘇維埃」,把官員叫幹部,並且沿襲至今。一九四九年後到文革前,中學裡開的主要外語課也是俄語。
另據已去世的江蘇南通老報人丁弘先生在二○一○年十二月十七日致胡績偉的信中說,中共早期「曾被人稱為『盧布黨』」。由於定名為「共產黨」,「成為第三國際的一個支部,這決定了黨的先天素質。綱領中規定黨的奮鬥目標是『消滅私有制』『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等。這是不符合社會實際情況的。而政治倫理觀,即政治品質,也從蘇聯全部學來了,因為黨是在他們的具體掌控下,不僅聽命於莫斯科,而且是他們派人在這兒管著。甚至在中國建立『國中之國』,就叫『蘇維埃』。」後來雖然說人家是「修正主義」,可自己這個國家包括統治制度,早已全盤「蘇化」了。
現在又是幾十年過去,中共所保留的「蘇化」仍有不少,只說一個極端的:就連十幾億人的「指導思想」,也還有一半是出自人家那兒的大腦,叫做「馬克思列寧主義」。既然連中國人的一舉一動都是人家的「思想」「指導」出來的,中國能不「蘇化」嗎? 難怪周有光先生十餘年前在接受採訪時就明確告訴人們:「蘇聯那個時候很厲害,它一手抓國民黨,一手抓共產黨,害了我們,現在人家結論,中國的倒霉事情都是從蘇聯來的,蘇聯是中國最大的害人者。」
有時忽發奇想:如果沒有蘇聯,中國,包括中國人的精神道德會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如果沒有「指導思想」,中國人能不能生活得下去?想的結果是:中國人的精神道德絕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而且中國人不僅能生活下去,很可能比現在生活得更好。 周有光先生《蘇聯歷史札記》裡有這麼一段:「一九八六年十一月五日,(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向中央報告(密):《當前大學生思想行為》(要點):選讀課程,出路第一;社科廢話,馬列無用;黨委無用,高幹愚蠢;心中英雄,美國牛仔。領導指示:加強意識形態教育。」原來,蘇聯普及教育,同時禁錮思想。老百姓說:《真理報》上無真理,《消息報》上無消息。
現代專制社會,一切為了最高統治者,即使最高統治者的「思想」是錯的,也一定要將錯就錯下去,甚至還要這種「思想」萬歲。再進一步,現代專制社會,可以讓人們在不知不覺中喪失人性,甚至喪盡天良,並且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然而,也正是這種反常到極點的社會,才會「孕育」並誕生出它的「掘墓人」。而且當專制制度失敗時,不僅受害者不會有一絲同情,就是先前那些享受專制者也會跟著歡呼。因為他們知道,這種制度的社會是一定要完蛋的。

來源轉自:
圖檔【2017年5月號 爭鳴 總475期(大陸)良 臣】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多多指教圖檔多多指教

回到「係話緊你」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