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核武有可能射向北京

專揭臭事
頭像
kinghungip
系統管理員
文章: 1875
註冊時間: 週日 3月 6日, 2016年 2:11 pm
來自: HONG KONG
聯繫:

朝鮮核武有可能射向北京

文章kinghungip » 週六 6月 10日, 2017年 7:42 pm

圖檔
今天,朝鮮核武有可能射向北京的觀點已不那麼驚詫,因為許多事實都顯示朝鮮金氏王朝日益公開將北京列入其敵對範圍,進而將戰火引向北京,導致東北亞陷入高危境地。
雖然朝鮮半島戰火一觸即發是金氏王朝長期罔顧世界秩序、踐踏國際規則、挑釁文明底線的必然結果,但在中國即將召開十九大而急需平穩的時期,東北亞陷入臨戰狀態,卻不是簡單的自然演進使然,其中深藏著一些有待拆解的歷史密碼。

就朝核問題與國保的對話
長期來將民主自由國家當作敵人而將極權專制國家視同兄弟的中國當局,面對受自己多年呵護的朝鮮,很難想像有一天被核武相向。
記得二○○九年九月十六日,也就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大慶前夕,廣西桂林市國保與全州縣國保接我回老家「避節」,即避開北京的十一慶典。在坐出租車前往首都機場的途中,我們無意間聊到了朝鮮問題。當時我問國保:「如果朝鮮擁有核武器後,最有可能打向哪裡?」此問一出,頓時車內陷入沉默,好一陣後我只好自己回答:「最有可能打向北京」。
此話無異於一枚炸彈,驚得大家半天才回過神來質問:不太可能吧?怎麼可能呢?
我當時無法詳細講解其中原委,只簡略地說:從技術層面而言,朝鮮核武打不到美國去。就算能打去,美國也不會讓它打去。而日本與韓國又在美國保護下,應該也不至於輕易被它打到。那麼剩下就只能打中國了。
這種解釋當然不能讓階級鬥爭意識強的國保信服。不過,幾年後當中國官媒一再爆出朝鮮軍人入境中國殺人事件後,一次碰到當年接我的國保,他說:「看來當年你的判斷可能成真啊,朝鮮越來越不像話了」。此話說明他們內部可能已經對朝鮮問題開始重新認識,並且不排除傳達了某些應對的方案。由此看來,血的教訓才能讓他們清醒。

馬列主義理論與實踐的必然歸宿
對於朝核會打向北京,那種純粹技術性的解釋當然表面,而真正深層次決定性的因素是馬列主義這套理論。
馬列主義秉承階級先進說與鬥爭進步論,即將人類分成不同階級,並有先進落後之分,且賦予先進階級消滅落後階級解放全人類的使命。此理論中嚴格的等級意識與先天的優劣觀念,決定著人與人、族與族,國與國,只有解放(征服)與被解放(奴役)的關係,而缺失平等、自由、民主、法治、尊嚴、和平、協商、互利等等現代文明的價值理念。在這套理論的蠱惑下,一批自詡信奉者將神學的救贖嫁接到現實社會上,用世俗的王權取代神權,通過現實的集權與造神運動,使世俗的君王充當起精神的救主,完成人神合一,進而實現物質與精神層面的全面獨裁,最終建構起亙古未有的極權社會。這種社會的最高統治者自封為神,不會容許有與其平等,更不會容許有在其之上的國家與個人。在這種假借起解放下的獨尊意識中,馬列主義陣營中的國家最終都難免為獨尊而生死一戰,它們要麼被他國「解放」,要麼「解放」他國。
從馬列主義來到人間的一百多年歷史實踐可見,所有信奉馬列主義的國家都最終走向互相殘殺。從歐洲到亞洲,從非洲到美洲,從蘇聯到東歐,從中國到越南,從柬埔寨到馬來西亞,從未跳出過這個先互為兄弟、再互相為敵、後刀槍相向的魔咒。而中國近半個多世紀來的幾次大戰,如中國與蘇聯之戰,中國與越南之戰,正是這種理論演化的現實注解。
今天,祭起馬列歪理邪說的朝鮮,在融合人性的惡與制度的罪之下,自造成神的金氏王朝自然不可能聽從於中國,最終背棄中國,與中國為敵,將手頭的核武指向北京,以擺脫被解放的命運,進而自升成救世的解放者,就是理所當然的結局。

為什麼現在進入臨戰狀態?
馬列主義理論決定著朝鮮早晚必會核指北京,然而,在今年這個時候朝鮮快速將東北亞帶入臨戰狀態,卻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舉世皆知,今年秋天中共將召開十九大,作為主掌權力分配的中共現當權者,當此時刻肯定是一萬個不希望出現影響自己權力佈局的任何不可控因素,因此無論是國內的或者是國際的危機,只要對中國政局有影響,都將是中共現當局竭力避免的。這就是今年初中共黨魁習近平強調的「政權安全第一」的根由。在這種求穩心切下,按理說,對可能隨時引發戰火的朝鮮問題應該能拖則拖,盡量拖過十九大後再作處理。
然而,習近平與特朗普會談後,美國航母立馬調頭駛向朝鮮,這顯示中美達成了加速處理朝核的共識。原本求穩的中共在十九大前卻要加速處理朝核,這說明朝核問題對中國已經是個威脅政權安全的問題,已經無法拖過十九大後再處理了。
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朝核危機已經構成了對中國當下政權安全與穩定的重大威脅,習近平不會在十九大召開前如此關鍵時期出手。而作為蕞爾小國的朝鮮,縱然有核武,且隨時可能打向北京,但以中國之實力當可防範,應難直接對政權構成威脅。那麼北京今日在十九大前急切應對,其中顯然存在著某種重大隱情。

北京有勢力期待朝核危機
從中外歷史來看,那些對政局形成威脅的外在力量都是有內部力量的勾連,即所謂禍起蕭牆。因此朝核要形成對中國政局直接威脅,就必然有內鬼存在。那麼,今日中國政權中什麼力量會迎應、利用朝核呢?歷史事實一再證明,利用外在力量來造成政局危機的勢力通常具有幾方面特點:一、危機求變。這種政治勢力常常在現實中陷入了某種危機,處於權力爭鬥的劣勢,如果按照正常發展,已經無法扭轉不利局勢,於是通過各種途徑借用外在力量來製造事端,干擾或阻斷政局進程,以擺脫困境,扭轉局勢,就成為自救與翻盤的選項;二、法理途窮。通常借用外在勢力來製造事端的內鬼,處於該國法理正常途徑無法伸張訴求的窮途狀態,只有引外力來轉移矛盾,打破固有力量對比,干擾既成進程,才可促使事情轉離原有途徑,出現新的變數;三、固有聯繫。該內外勢力通常有長久的聯繫交往,並存在著某種利益共存機制,為其互助互援奠定有歷史的基礎。
中國政治勢力中具有如上特點的應該是十八大以來被反腐逼入困境的一批權貴集團。由於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強力反腐,無論是基於權鬥還是基於法理道義,固有的一些權貴勢力的確面臨被圍剿的命運,這些勢力要想扭轉危局,求得生存,就必尋求能左右時局,阻斷反腐延續的外在勢力,而朝鮮核武毗鄰北京,牽動世界,顯然是最易借助的。現在又正值中共十九大到來,政治權力重組加劇,各種矛盾集中暴發,引朝核臨京,致權力集團自顧不暇,使反腐自然中止,當然是被反腐逼迫的權貴集團的期待。而近來朝鮮核試的諸多詭異,客觀上也巧合著中國時局的風雲。這些事實顯示著,如果不能及時扼制朝核,中共十九大前的政治安全就隨時面臨威脅。正是在這種危機下,習近平才不惜冒險在十九大前與美聯手解決朝核。
由上可見,馬列理論決定著朝核早晚必指向北京,而在中共十九大前朝核危機集中爆發,卻是中國政權內部危機的外化。因此,中國要想最終化解朝核危機,還得從根本上解決自身意識形態、政治制度的危機。

來源轉自:
【2017年5月號 動向 總379期 (大陸)王德邦】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多多指教圖檔多多指教

回到「垃圾堆填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